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2月のホタル

二重人格を持つの女の子= =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是个极度恋粉蓝癖,成功由OTAKU叔叔心理转型为乙女心的败家入门学徒,喜欢cos男人,却没有男人脸的某只..= =中国古风控~对帅气的女人最没有抵抗力了|||向往没有冬季的国家,自由最高!!喜欢胡彦斌18岁时的声音~喜欢吴亚馨的气质~喜欢风吹在脸颊的感觉~~喜欢的动物是熊公仔=v=是个不折不扣的Rilakkuma控~
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cos【楼兰旖梦】不若清莲,谁堪怜君--陈聿修(女版囧)  

2010-06-20 10:47:40|  分类: cos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这是在这里第一次正式发cos帖囧不适者自动回避= =+

楼兰一直是自己喜欢上丁冰漫画的理由~~里面那个黑发书生更是爱的死去活来~~
从买衣服到现在真的差不多快两年了囧原谅我这么迟才出||||原谅我把笛子抓错了!!!原谅我怎么都MAN不起来!!!=口=
CN:凌水弦
摄影:右右(感谢老婆百忙之中抽空帮我拍=3=)
化妆后期:自理
文案:楼兰吧的各位~

他如一方清泉,却注定跻身激流,归入浊水。
他似一袭清风,却踏马西去大漠,双手血腥。
黑发如瀑,双眸深邃,衣带飘扬,广袖翩翩。
书生相,负长剑,安世心,无奈何,忠义难两全。
绝世传颂与万世诅咒,如入深渊,双肩担负起的是如何的承重。
不似白玉无瑕疵,只叹谁堪怜君!

【忆君捏筹卿舞殿, 血已满盘棋凋散】

cos【楼兰旖梦】不若清莲,谁堪怜君--陈聿修(女版囧) - 左左 - 12月的恶魔
 
 
cos【楼兰旖梦】不若清莲,谁堪怜君--陈聿修(女版囧) - 左左 - 12月的恶魔
 
 
【世间安得双全法,不负苍生不负卿】
cos【楼兰旖梦】不若清莲,谁堪怜君--陈聿修(女版囧) - 左左 - 12月的恶魔
 
【为酬知己何惜命,生固不易死更难】
 
 
cos【楼兰旖梦】不若清莲,谁堪怜君--陈聿修(女版囧) - 左左 - 12月的恶魔
 
【非是人生知己少,谁堪魂梦远相萦】
cos【楼兰旖梦】不若清莲,谁堪怜君--陈聿修(女版囧) - 左左 - 12月的恶魔
 
cos【楼兰旖梦】不若清莲,谁堪怜君--陈聿修(女版囧) - 左左 - 12月的恶魔
 
cos【楼兰旖梦】不若清莲,谁堪怜君--陈聿修(女版囧) - 左左 - 12月的恶魔
 
 
【忆君捏筹卿舞殿, 血已满盘棋凋散】
翻开《楼兰旖梦》的第一卷,扉页上的画,如斯诗句,是否早早就已经意味着结局了,支离破碎,不是没有猜测过结局。
和助手一直在揣测,其实这个结局有点意料之中,如果硬要说意料之外的应该是诃诃和修修吧。原先的猜测,觉得,诃诃一定会死,而且一定与修修有关,尼因此与修修决裂,然后觉得娜娜必是嫁给胥飞的或者是一死的,只是没有料到,诃诃的死是如此,修修的活是如此。
摩罗诃死了,有那么那么多的人为他祭奠,而相较于我,从开始到现在,只是关注这那个仗剑守护在摩罗尼和摩耶娜身前的黑发男子,陈聿修,这三个字,如魔咒,深刻入骨。
“多年以后,楼兰成为了沙漠里的传说。
天地已空,来者兮,往者已。”
黄沙漫天的景象,只记得那一年,洛阳街头,夕阳下,陈聿修纯真的笑颜。
 
【世间安得双全法,不负苍生不负卿】
不难说,这是陈聿修一直追求着的,他太正直了,但是过刚易折,这句话可以形容在摩罗诃身上。聿修的立场又太微妙,他无法做到同班超一样为大汉不计手段,自古忠义两难全,他能够怎么办?即使不为义,他是否能舍下那些最卑微最基础的东西?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莲而不妖,更不适合聿修,他不是神也不是莲,在如此的时间又岂能保持清净无为的心,或许我说他做不到摩罗诃那样,仅为楼兰着想。
 
【为酬知己何惜命,生固不易死更难】
这个结局有些在我的意料之外,总是在潜意识中将聿修看得很高,因为他在尽量的减少楼兰和大汉的战争,即使战争,却也在减少最小的牺牲。到最后,聿修真的陷落在胜似两难的境地。是的,我一直相信,若聿修为了摩罗尼定不会吝惜自己的性命。只是,摩罗尼为王,他为代司马,身后维系的是楼兰与大汉,他有何颜面用汉朝的基业去换取楼兰的安危。或许,如若聿修选择摩罗尼,那么楼兰还是不会安宁的,半都护定会带领韩军铁蹄踏遍楼兰山河,“故上兵伐谋,次伐交,其次伐兵,其下攻城”,最不济,不过是拼个血流成河,汉军与楼兰力量悬殊可见一斑。生固不易死更难,真是如此。
 
【非是人生知己少,谁堪魂梦远相萦】
聿修与摩罗尼约定的“若不能阻止战事就为了各自国家而战,无论胜负,都会对知己以性命相酬”。其实,更宁愿他们决裂在战场上,死在战场上。只可惜,友情的破裂如此简单易就,在摩罗尼的眼中,聿修只以大汉为重。当摩罗尼捧着柯力额的人头时,他看到的只有,聿修的绝情,与大汉降和。“难道你要我拿着你的人头去见班都护”陈聿修的嘶吼,只是不想看见,战火纷飞,百姓罹难,他有什么错,我相信,即使真到了班超说的不惜牺牲摩罗诃,不惜刺杀楼兰王,聿修一定会做,以摩罗尼不再与他为知己为前提。只是一场刺杀班超的阴谋,让聿修的苦心化作尘土。从战争的开始,国与国的鸿沟便如此深壑,知道摩罗尼言明无法再相信陈聿修,那一句“我还能相信你吗?”不禁心口抽痛,是的,聿修已经不值得相信了。有些苦笑,那样的坚持换了的只是一句不信任,情何以堪。
 
终篇走来,连载了三年,便跟着走了三年,苦苦甜甜,哭哭笑笑,一同走过,记得最多的便是聿修那平静的黑眸,波澜不惊,从一开始便平淡如水。还记得洛阳街头,挥剑而立的他,夕阳斜下,笑若桃花的他,章德殿前,视死如归的他,巍峨城墙,指挥若定的他,乡野田间,悔恨纠结的他。玉门关,一道城墙,相隔的不仅是国土,还有聿修那心性。班超曾告诉他国与民族之间没有良心,必要时要下得去手。那样残酷的现实打破了聿修天真的想法,他只是简单的以为可以使一切重归各位。所以他是如此的竭力阻止战争,哪怕从班超那得知楼兰土层下的流沙,仍旧背着如此秘密继续引水,为了阻止战乱,就牺牲那么一点,聿修定是如此想过的。有没有人想过,聿修的心情,看着开垦出来的耕地,却遇见到未来可能水源紧缺,只是他没有想到结局会如此残忍。他没有想到,摩罗诃的一句话,打破他所有的想法,可事实已在,或许,聿修私心的选择了逃避,他要怎么办,他有什么能力将亲手阻止的战争推向开始,没有人告诉过他,待知晓时,大局已成。他能不能舍弃大汉的利益,不能!或许这点,很多人都认为,聿修如果说了出来,会有不同的结局,可人都有私心,人都有软弱的权利。
 
“引水成功,没有任何意外?陈聿修,你良心何在?”
摩罗诃的诅咒如同梦魇一般,让聿修坠入深渊,他不能揭穿,只能推拒一切,发了疯一样的寻找水源,他是怎样度过的,我不知道。
要说聿修良心何在,我想问,摩罗诃良心何在,宁愿自私的用自己的死去挽救楼兰,为什么不说,因为一切的一切,自始至终他都没有说过,如若他说了,我宁愿相信摩罗尼信他比信聿修多。摩罗诃,不是空口说话,有证据有人证,甚至可以和聿修当面对峙,我相信若到了那份上,聿修定没有理由没有借口反驳。
如果聿修开始便知道这个提议有这样的结局,不知道他是否还是会去做?还是,可以再有别的法子。聿修只是单纯的想阻止战乱,阻止无谓的杀戮,可是没有,没有人在开始的时候告诉他后果。人如此渺小,究竟为何而战,用死去人的生命去换取或者的希望,身不由己,将战争换成灾祸,于事无补。
摩罗尼对修的质问,摩罗诃临终的那句话,让聿修承担了多少,多少年过去了,诃自杀了,娜服毒了,尼失踪了,听着这一切关于楼兰的消息,让聿修如何承受?他们都死了,可独留聿修独自挣扎,他是最不该被卷入漩涡的人。可一切的痛苦,逝去人留下的痛苦都由陈聿修毅力承担。他只是做了身为汉军代司马的职责,听从了军令,他怎么办?
还记得吗?那个一心保护摩罗尼兄妹的十二岁少年,一脸的认真,奋力挡下的剑,回头的一笑,彼时的他如此纯净。
 
他不是心若明镜的人,他不是身如清莲的人,是他造就的楼兰祸事,悔恨一生,无人练习,他不过推就里历史的铸成,却落得如此下场,谁堪怜君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完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花絮= =+
cos【楼兰旖梦】不若清莲,谁堪怜君--陈聿修(女版囧) - 左左 - 12月的恶魔
 
 
cos【楼兰旖梦】不若清莲,谁堪怜君--陈聿修(女版囧) - 左左 - 12月的恶魔
 
 
 
 
 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57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